《扑克人》第2期精选:德州扑克的百万赌局

  新浪体育讯 我已经安全抵达奥斯汀,住在父母家中。车子停在路边上,里面还放着我的所有行李。我在这儿歇息了一晚,现在刚起来不久。因为我已经长成了大高个,老卧室内的那张小床对我来说太短,所以不得不在客厅歇息。昨晚有一场暴风雨,冰雹不停敲打着屋顶和窗户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,让我半夜惊醒了好几回。早上,天色依然阴沉,但风停了,雨也歇了,一切归于宁静。我已经忘了这地方能有多么寂静。

  今天早些时候,我查看了访客对这篇博客文章前一部分的评论。对于交织着敬畏、怜悯、愤慨等感情色彩的评价,我丝毫不觉惊讶。但这个故事与旁人无关,我把它写出来并不是想让人看得瞠目结舌,也无意于将之作为证据,让人们对这件事的是非曲直做个公断,纵使谤言四起,我也问心无愧。驾车回奥斯汀的几天旅程中,我一直不断回想着这一系列事情。人们常说宁静是一种精神催化剂,在你孤身只影独自沉思时,你只会去冥想——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,自己停泊在哪一个人生驿站,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。

  我觉得这是一个有深刻意义的故事,讲出来于人于己都有所启示,所以我把它付诸笔端。我将它写出来不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,也不是试图为过去发生的事情做任何辩解。故事的尾声,如人们所说,已经成为前尘往事……

  Ashton的父母再次上楼查看他,我和Doug悄悄坐回到楼下的沙发上。这个时候,我们唯有等待。至于会等来一个怎样的结局,我们心里也没底。虽然Ashton的母亲宣称赌局已经结束,但我们知道Ashton不会轻易投降。我们都知道他会继续抗争,坚称自己能够继续跑下去,能够圆满完成任务。现在差不多是11点45分了,他仍然没有跑完一半赛程。我觉得赌局已经要结束了,我们开始着手准备赌局结束后的事情了。我仍记得自己坐在那张沙发上,心中交织着内疚与彷徨。我们就这样等着……

  终于,12点时分,Ashton的姐姐下楼了。她告诉我俩,她的父母一直尝试说服Ashton,但Ashton几乎没说什么话。他只说,他想吃意大利面条。Ashton的姐姐问我俩是否有人知道如何做意大利面条。我和Doug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答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是牌手吗?”她无奈地对我们摇了摇头,我们大家都笑了。

  我和她一起走进厨房,然后在别处找来一个锅,用来煮面条。她告诉我制作面条的详细步骤,然后回到楼上,和家人待在一起。这样,我就在厨房里关注着炉子和面条的状况。我还记得,自己在守护炉子的时候问Doug,“你觉得我给他父母亲的印象是不是一个虚伪小人?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我是说,我一直在关心Ashton,不是吗?我是他的朋友,不是吗?他们像对待一个伪君子那样和我谈话。Ashton不管怎样都会把这个赌局进行到底,我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他……我没法控制他,我没法去帮助一个不愿意接受我帮助的人。”

  Doug意味深长的回答我:“唉,朋友……我觉得你没错。但我觉得他们也是对的。我的回答可能不够明了。我觉得你并没有任何错。我认为Ashton也觉得你没有任何错。不过,假设我是他的父母,看到这一团糟的情况,我可能也会有同样的反应。”

  “我懂的,朋友。我懂。如果我是他的父母,我也是这样的反应。但我无法摆脱这种感觉,我觉得在整个事件中我就像一个恶棍。”

  “嗯,既然我们卷入了这场麻烦事,我们就得妥善处理好。”他对我说。我们说话的时候,面条逐渐变软,沉到了锅底。

  Ashton终于下楼了。他穿着一条宽松的运动裤和一件黑色的连帽衫,头上罩着和衣服连在一起的帽子。我问他,是否感觉良好,腿和膝盖感觉怎么样。“还好。”他答道。我们没有问他是否继续这个赌局。他看起来在寻找食物,我们便知道他还要继续跑下去了。他看起来还没精疲力竭……他想吃面条。他看起来是如此舒服,这几乎让人感到恐惧。他姐姐给他盛了一碗意大利面条,他就坐在电脑桌前开始吃起来。

  他一边吃面条,一边在听一首Youtube上面的音乐。这是一首dubstep风格的歌曲。“你们听过这首歌吗?”我们回复他,没听过。“噢,天啊,它是那么的好听。”于是,他一边吃面,一边用电脑音箱给我们放这首歌。他先点着头配合音乐的节奏,然后开始用手敲击桌面去合拍。他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吃着面条。他把他喜爱的歌曲分享给我们听,这说明他依然把我们当做朋友,他用这种傻气的方式表示自己身体状况仍然良好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30qp.com/a/jingyan/qipaidezhoupuke/2019/0516/996.html